您的位置 : 林外文學網 > 小說庫 > 靈異 > 鬼契之天煞鬼痣

更新時間:2019-06-18 15:08:06

鬼契之天煞鬼痣 已完結

鬼契之天煞鬼痣

來源:有書閣作者:霧中消霧 分類:靈異 主角:余生小美

完結小說《鬼契之天煞鬼痣》是余生小美所編寫的靈異類型的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霧中消霧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我是天煞,出生起相繼克死了母親、繼母,爺爺也因為而失蹤。直到多年后,我無意間喚醒了體內的契鬼,我才知道爺爺失蹤并非那么簡單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陳姐沒出去多久,回來的時候手里提著一大袋東西。

“那個……我不知道你要多少,就各買了……2斤回來。”陳姐吃力的將東西放在茶幾上,擦了擦額頭上的汗,喘著粗氣:“呼……怎么樣——夠嗎?”

要不怎么說城里的女孩子嬌生慣養,拎個10斤的東西,就氣喘吁吁。

“夠了夠了,我只需要一點點而已。”

五谷辟邪術是我從《巫術無上秘要》里學來的一個驅魔辟邪之法。

其實在很多地方的喪葬習俗中,就有將五谷雜糧灑在棺木上一同下葬的做法。民間流傳一個說法,五谷雜糧能鎮鬼邪,放有五谷的棺木去世的人就不會出來鬧事。

我將大米、糯米、黃豆、綠豆、紅豆各取9粒包在紅紙上,一共包了9包,然后念道:

“塵歸塵,土歸土。該走的,莫要留。該留的,莫嚇走。五谷為引,九九歸一。各方妖靈,速速歸墟!”

“哎呀!”就在我念完咒語的瞬間,陳姐叫了一聲,隨后說道:“走了,它推了我一下,我感覺到它已經走了。”

“它投胎去了,我這個五谷辟邪術其實相當于超度術。”我往沙發一趟,“你現在把這9包東西拿到家里,每個角落都放一包。”

“啊?它不是走了嗎?家里還要放啊,擔心它回來嗎?”

“大姐,都說它投胎去了,還回來個屁啊。”娘的,被坑做鴨,本來就心情不好,這娘們還問來問去。我白了陳姐一眼:“讓你放家里,是因為你家里也有啊,不是你說有東西在你家客廳走來走去的嗎?”

“哦,對對對。”

陳姐走后,我又重新開了一瓶紅酒,反正叫到包間里的酒,都由客人買單,不喝白不喝。

我坐在沙發上,重新考量著接下來的打算。

我沒有欠會所錢,不可能乖乖就范在這里接客做鴨。

我想再去找找王經理,看看能不能通融一下,把我簽的欠條還給我,

要是實在不行,我就偷偷離開這里,惹不起,我躲得起行吧?

總之這里是不會待下去的。

大不了我就跑回家,他們應該就找不到我了吧?而且有可能他們都不會找,畢竟對于會所并沒有損失什么,他們也不會耗費人力物力來找我。

打定主意,我的心情變得輕松起來。

我走出包間,快速向1樓西面的經理辦公室走去。

咚咚咚。

我敲了敲王經理的辦公室門。

沒有回應。

但我確定吳經理一定在里面,因為我聽到里面傳出一些呼哧呼哧的很容易讓人燥熱的聲音。

鬼都猜得到里面現在正在發生著些什么。

**,這里真的處處都充斥著yin亂氣息。

這哪里還是KTV會所,這簡直是一個交配場所!

我在門外并沒有等太久,大概3分鐘左右,隨著一聲輕微的長吁聲,吳經理辦公室安靜了下來。

3分鐘,王經理這持久度堪憂啊。

咯吱——

正當我想再次敲門的時候,門已經開了,出來一個20出頭的小伙子。

小伙子!

哎呦我嘞個去!

竟然還是男男之交!

不行不行,一定要盡快離開。

離開這里的信念在我心里又堅定了幾分。鬼踏馬知道這個地方到底亂到了什么地步,這不但要伺候女人,還踏馬要伺候男人啊!

不趁早走掉遲早菊花不保。

小伙子估計從業不久,撞見我的時候眼神躲閃,明顯的不好意思。

“王經理。”我走進辦公室,沖著王經理喊了一句。

我環視了一周,王經理辦公室內并沒有擺放小床、墊子之類的“戰斗”用品,辦公桌也整潔干凈。這讓我想到,剛才他們的戰斗姿勢應該是操作最簡單的“站穩、扶好”式。

那么問題來了,王經理剛才到底是屬于“站穩”的一方呢,還是“扶好”的一方呢?我在心里微微猥瑣了一下。

王經理光著身子,見到我也不尷尬,抽了張餐巾紙自顧自擦拭著xiashen。

這種情況下還能處變不驚,典型的老油條。

王經理撿了條**穿上,斜躺在辦公椅上,臉上掛著**后的疲廢,漫不經心的說:“找我啥事?”

“你把那張欠條還給我。”我說的很平淡,好像是在命令他一樣。

我在書上看到過,求人辦事的時候不能用乞求的口氣,要表現的不卑不亢。

王經理不說話,只是笑著看著我。

“怎么樣才能給我?”

“你是在求我嗎?”王經理瞇著雙眼,“你這語氣不像是在求人啊。”

“到底能不能給?”我耐著性子說道。

“跪下求我,我就給你。”王經理猥瑣的笑了笑。

“再見!”我轉身就走。

跪你妹!

能給就給,不給拉倒。

本來也沒抱多大希望。

“我可以給你。”王經理看到我離開,突然喊住我。

“你只要答應我一個小小的要求,欠條立馬奉上。”王經理沖我眨了眨眼,陰陽怪氣地說道。

看他瞅我時的色瞇瞇眼神,我就知道這個死變-tai,肯定對我動了邪念。

“對不起,我不要了。”我再次轉身欲走。

“等等!”

王經理再次喊住我。

看來對我這種還是chunan的小鮮肉,王經理是打定主意要吃我啊。

“我們玩個游戲,”王經理從抽屜中拿出一副撲克牌,在手上晃了晃,“我們每人從這里抽一張牌,比大小,你贏了,我給你欠條。你輸了……嘿嘿,就脫一件衣服,輸到**了,你就陪我一個晚上,咋樣?”

陪你一個晚上?

我在心里冷笑,就憑這死變-tai3分鐘的耐久力,還一個晚上,呵——陪你下一晚上的飛行棋嗎?

不過,玩牌?呵呵呵,我還沒輸過呢。

“行,來。”我勾了勾手指,示意他放馬過來。

“輸一局脫一件衣服,可別反悔哦。”王經理將撲克牌攤在桌上,一邊從中抽出一張,一邊說:“我直白的和你講哈,咱會所的人基本都知道,比大小我是10局9勝。”

呵呵,這家伙還真以為吃定我了!

我將注意力集中在腳底上,然后在心里默念,看一下桌上的牌。

不一會兒,桌上的每一張撲克牌的牌面,都浮現在我的腦海里,簡直就像明牌一樣。

在鬼痣的幫助下,我很輕松的就“猜”出了王經理抽選的牌的大小。

王經理手上捏的是個“J”,牌面不算大也不算小。但是我發現這家伙有個雞賊的地方,撲克牌在我和王經理中間呈一字型攤開,越靠近我的牌面越小,越靠近他的則牌面越大。按照習慣來講,一般人都會就近選擇一張。

如果現在跟他對上的是普通人,那很有可能就中招了。

但是很遺憾,王經理遇上的是我。

我探過身體,從靠近王經理的那頭隨意選了一張牌。

當然王經理看來我很隨意,但其實我選的是一張A。

雙方亮牌,結果自然是王經理輸。只是這家伙不認賬,嚷嚷著要再來一局。

“你先把東西給我。”我贏了,按照游戲規則,王經理要還我欠條。

“剛才那局不算,算是熱身。再來一局,你要是贏了,我再給你。”

出爾反爾,這家伙果然不要臉。

“來來來,反正再來一局還是你輸。”我無奈答應。

雖然再來一局,王經理還是有可能耍賴,但是眼下也沒有其他辦法能要回欠條了。

第二局王經理運氣比較好,抽了張紅桃A。

“哈哈哈,老子這把是A,”吳經理將牌直接掀開,“怎么樣,脫衣服吧?!哈哈哈。”

我瞥了王經理一眼,很不在意的說:“有啥了不起的,不就是個A嘛。”

“小子,你看清楚,老子這個是A,最大的,這把你輸定了。”王經理一愣,“你不會想反悔吧?”

“不反悔。”我想了想,“既然你覺得贏定了,要不然咱增加點賭注怎么樣?”

這個王經理坑了我一把,我決定也坑他一把。

“增加賭注?”

“沒錯,我抽的牌要是比你大,你就輸我1千塊錢;我要是輸了,我一次性把衣服全脫了。”

我本來想著,就算我贏了,王經理八成也不可能把欠條給我,既然這樣,還不如賭點錢,正好當做離開楓城的路費。

“別1千塊了,小子,你要是能贏我,我給你1萬塊!”王經理信心十足。

我隨意的從牌堆里抽了張牌,冷笑一下,“賭1萬塊,你說的,可別反悔哦!”

本來只想賺個路費,沒成想這家伙直接送個大禮包。

“我悔個屁!我告訴你,這種情況下,你除非抽到黑桃……”

王經理突然頓住,“**,你特么不會告訴我你抽到的是黑桃A吧?”

按照撲克牌的玩法規則,相同撲克牌的不同花色是有大小之分的,即牌面相同時,黑桃>紅桃>梅花>方片。

所以想要贏王經理,我必須抽到黑桃A。

我將牌甩在王經理臉上:“你自己看,我的是不是黑桃A!”

“不可能,這你特么都能抽到?!”

王經理看著手上的黑桃A,猛然一拍桌子:

不可能!

你肯定作弊了!

說,你是不是抽老千了?

小說《鬼契之天煞鬼痣》 第18章 站穩,扶好!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民國小說
  2. 現代小說
  3. 驚悚懸疑小說
  4. 宮廷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新快3开奖号码